北京市朝陽區朝陽北路11號樓9層1單元909

010-65771862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誓不還——垂鉆百井次服務側記
欄目:行業動態 發布時間:2020-10-16 來源: 渤鉆工程技術研究院公眾號

在新疆阿克蘇的天山深處,隨著渤鉆90009隊的一聲鳴笛,國產垂鉆工具BH-VDT開始了第100井次的入井服務。這是垂鉆服務過程中不起眼的一小步,但也是垂鉆國產垂鉆工具業務發展過程中的一大步。十六年坎坷路,二十余科研人,三大攻堅戰役,見證了國產垂鉆工具從無到有,從弱小到強大一步步成長的艱辛歷程。
image.png

第一戰,揭幕戰,春雷一聲曙光現

image.png

垂直鉆井工具是一種集機械、電路、液壓于一體的井下閉環自動垂直鉆井系統工具。在鉆井過程中,系統可根據井下的井斜情況自動控制工具推靠井壁,給鉆頭施加降斜力,實現自動防斜打直。與常規防斜工具相比,垂鉆工具可有效解放鉆井參數,實現真正的防斜打快,是山前高陡構造鉆井提速的關鍵利器。

      2004年集團公司設立科研課題對垂鉆工具開展攻關,渤海鉆探工程院一共7人組成的年輕團隊,通過堅持引進、消化、吸收的技術思路,啟動了垂鉆工具研發的歷程。第一步總是最艱難的。這個內部結構復雜的“大鐵疙瘩”,讓人生出無處著手的挫敗感。項目組從基礎做起,研究工具結構和原理,分析控制部分電子電路,從零基礎一點一點做起,摸著石頭過河,一步一步艱難的前進。


      “上天容易入地難”,尤其對于使用工況極端復雜,結構為機電液一體化井下閉環自動控制工具,更是難上加難。對著這個“鐵疙瘩”,項目組一干就是五年,五年里他們持之以恒,多少個不眠之夜,多少次過家門而不能入,多少次摔倒了又爬起來,在那個狹小的廠房內,他們克服了一個又一個技術難關,逐漸熟悉了垂直鉆井工具的結構原理,掌握了工具的核心技術。2010年12月,他們終于迎來了突破:在克深3井完成了首次入井試驗,工具入井11次,進尺2033米,井斜控制良好。國產垂鉆工具終于邁出了從無到有最重要的一步。2011年6月,國產垂鉆工具在北京發布,經集團公司專家鑒定,該工具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中國終于有了自己的垂鉆工具。


image.png

第二戰,拉鋸戰,動心忍性渡時艱

image.png

 2011年國產垂鉆工具承載著中國石油人的希望,揚帆起航,正式踏上了現場服務的戰場。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殘酷。剛剛出道的科研產品離成熟的服務產品之間的路遠比想象中的要更長,更艱難。尤其在塔里木這個戰場,地層傾角更陡,巖性更復雜。塔里木的地層傾角高達85°,是世界范圍內最陡的山前構造,另外發育厚達6000m的礫石層,對工具的挑戰極大。進口工具也是多次出現問題,用長達5年的時間才逐漸步入正軌。稚嫩的國產工具前期取得了不錯的應用效果,服務的多口井創造區塊指標。大北101-2井,創造了泥巖地層單趟最高進尺2047m,克深2-1-14井,創造了最高日進尺742m,鄂探1創造了396h的最長入井時間記錄……

      但困難遠比想象的多,打擊也接踵而來,工具在多口井屢屢碰壁。工具一次次的失利,不斷打擊著項目組的積極性,消磨著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心,很多辛苦付出的項目組也產生了動搖,隊伍里出現了各種各樣的聲音,我們工具到底還行不行?還要不要再堅持下去?這是擺在工程院新一屆領導班子面前的一大難題。工程院的領導班子在認真研究后達成一致:國產垂鉆工具必須堅持走下去,再難也要走下去!他們迅速調整分配政策,整合人員,疏通市場。項目組也認真分析存在問題,逐個問題的去分析,去解決。

     項目組科研人員頂著壓力,砥礪前行,很多人頂不住壓力,離開了。但是更多的科研人員留下了,在艱難中不斷磨礪自身品質,不斷用匠心打磨工具。一直到2016年,在這艱難的5年里,工具完成了近40多口井應用,應用過程中有喜有憂,有勝利的喜悅,也有失敗的悲傷,工具在深一腳、淺一腳的摸索前進,在困境中成長,抱著“不破樓蘭誓不還”的決心砥礪前行!

image.png

第三戰,翻身戰,笑望人間三月天

image.png

在第十九屆中國國際石油石化技術裝備展覽會上,鉆井防斜打快的“中國芯”成為熱議話題。

      工具的使用過程中,不僅出現了檢測維修成本高的問題,還出現了密封圈剪切、導向塊落井、工具托壓等問題,必須從根上解決這個問題。問題就是方向,渤海鉆探公司下定決心要解決工具關鍵部件非國產的問題,從根上解決工具井下適應性差、穩定性等關鍵技術難題,實現工具的制造國產化、產品系列化、技術標準化、應用規模化和服務產業化,讓之前的問題徹底不是問題。


      2016年項目組重新燃起斗志,吹響了工具全面國產化的號角。經過前期的大浪淘沙,技術人員無論是技術能力,還是意志品質都得到了升華,國內的工業基礎也在不斷提高。項目組迅速解決了工具原材料問題、機加工問題、電路優化問題,實現了控制系統、機械系統、供電系統、測量系統、密封系統、液壓系統、上傳系統和軟件系統等八大系統,35大部件,239個品種、1283件零配件的全部國產化。至此,BH-VDT垂鉆工具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制造,真正實現了工具各部件性能可控,為工具騰飛插上了翅膀。工具研發同時,項目組把科研成果產業化作為導向目標,讓市場作為檢驗成果的唯一標準。針對之前工具出現的應用穩定性差和由托壓導致的井下適應性差等問題開展針對性改進,對工具關鍵部件進行優化,對現場工藝進行完善。


image.png

2020年,前期不斷的努力終于開花結果。工具現場應用突飛猛進,短短幾年時間,服務足跡踏遍塔里木油田、青海油田、新疆油田,完成了60多口井服務,完成總進尺139853m,總入井時間47697h,市場占有率由10%提高到了20%,而且還在不斷提升。

      穿上“唐裝”的垂直鉆井工具,工具穩定性大幅提升,工具平均壽命超過200小時,和進口工具壽命相當,井斜控制精度在0.2度以內。工具一路披荊斬棘。在克深21井施工中,國外垂直鉆井工具因鉆遇第四系礫石地層憋跳鉆嚴重,連續起下5趟鉆,也沒能達到防斜打直目的。采用BH-VDT垂直鉆井工具入井,10天鉆至井深2076米,井斜 0.1度,垂鉆進尺1298米。在博孜301井,工具經受住了井下礫巖層振動大,易磨損工具的嚴峻挑戰,工作167小時,井斜由入井前的1.1度降到 0.2度……  

image.png

適應性方面,技術人員通過深入分析托壓機理,研究推靠翼、推靠力的配合,先后完鉆了迪探2井、博孜1201井等含膏巖鹽、泥巖的高難度井,迪探2井3099m的二開井段,四根工具39天完鉆,較鄰井進口工具鉆井周期縮短了18天。至此工具完全跳出了托壓問題的桎梏,順利跨過了這道難以逾越的坎。

      工具序列方面也先后完成了VDT5000、VDT4000及VDT6000三種尺寸的工具研制,可滿足12-1/2”~23”之間8種尺寸井眼的垂鉆服務。產業化產品相比科研產品突出的特點就是穩定的質量輸出。在工具產業化過程中,高度重視核心技術的標準化體系建設,遵循技術研發-產品定型-標準制定的標準化路線,形成了完善的加工制造、現場服務和維護保養標準化體系。截至目前,牽頭制定了垂直鉆井工具集團公司企業標準1項、渤海鉆探公司企業標準4項和加工制造、配件采購、現場服務、維護保養等技術規范20多項,規范了作業流程,提高了工作效率,降低了生產成本,保證了產品質量,具備了同時開展12口井服務,年服務100井次以上的服務能力。

這支締造傳奇的團隊:意志堅定、思路清晰的領路人陳世春,為工具誕生立下首功的汝大軍,推進工具產業化和工藝提升的徐明磊,全面管控質量和生產的馬哲,機械系統主研人黃峰,控制系統主研人魏慶振,現場服務負責人康建濤……。

image.png

經過16年的風風雨雨,BH-VDT的研發團隊也從最初的7個人發展到目前50人以上的規模。目前他們在在新疆庫爾勒市設立了工具維護保養基地,擁有1700平方米廠房,配有VDT測試平臺、地面水力測試裝置等全套檢維修設備。

      當年從戈壁灘上默默無聞走來的“小鐵疙瘩”,歷經百戰,終于實現了加工制造國產化、產品系列化、技術標準化、應用規模化和服務產業化,形成了攻關設計-加工制造-組裝調試-現場服務-維修保養的一體化產業鏈,產品性能達到了國外同類產品先進水平,廣泛應用在塔里木油田、青海油田等地區,打破了國外公司市場壟斷、技術壟斷和價格壟斷,為中國石油的發展做出了貢獻。





聲曙光

蝴蝶飞直播app官方下载_蝴蝶飞直播app下载ios_蝴蝶飞直播app下载地址